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场古谣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关于我

来自祁连山下美丽的肃南草原,血管里流淌着裕固族的血液……真诚,善良,直爽这就是我!一个尧熬尔牧人后代……

网易考拉推荐

大美江源,无限向往【转载】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2013-12-09 20:0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暇的菩提
                                                                                              文\昂旺文章 图\青林
朝圣长江之源格拉丹东冰川的梦想,在每个人的心里或多或少地存储在自己生命的长河里。
今年入冬有幸得到玉树州文联主席彭措达哇的邀请前往源头采风。我没有丝毫的犹豫,毅然加入了这个队伍。我们一行四人激昂陈词,兴奋不已。本来计划是两辆越野车,但临行时一辆出现了故障。如果修车必然要延误时间,也可能导致取消这次行程。我们谁也不愿因为车辆而取消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经过简短的商议决然选择了单车前往。我们知道单车进入到长江源头地区,可能到不了目的地。因为那里充满了未知,充满了危险,但在我们的心里充满了诱惑和向往。不管怎样,我们 一股脑地选择了前往冰川。从玉树结古出发,经治多县、曲麻莱县,我们一口气近9百公里赶到了可可西里的第一站不冻泉。
虽然大伙沉湎在兴奋中,但决定夜住不冻泉,第二天继续赶路。不冻泉大概有十来户人家,青藏公路从中间穿过,零零散散几辆大卡车停在公路两边的饭馆旁,给冷清而寒冷的不冻泉带来了一丝生命的气息。不远处是可可西里不冻泉保护站,保护站院落中间的石碑上凿刻着苍劲有力的站名。彭措达哇、昂公扎西、冶青林纷纷把相机对准了它。照相机的快门扣动着时光的节奏,我们仿佛从这凝固的巨石,聆听到了康巴汉子索南达杰的呼吸声和久久回荡的一个英雄的歌。在这广袤的可可西里,有多少热血男儿,为了藏羚羊,为了这片蓝色的生命净土,播撒下多少生命的礼赞和不朽的词章!
我们是幸运的,一路随处欣赏着路边一群群悠闲觅食的藏羚羊、石羊、野牦牛、藏野驴等等。猎杀被祥和取代,荒野被生灵拥抱。
我们是富足的,有了这一路的赐予和一路的感动。
第二天,我们匆匆膜拜完玉珠峰后,便继续驱车赶赴格拉丹东雪山。车到沱沱河镇时,遇到著名的探险家杨勇,他对我们选择单车进入冰川高地,深表担忧并予以劝阻。是停止前进还是继续冒险?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杨勇的车队是去考察姜古迪如冰川,要进山半个月。他希望我们与他们的车队一起前往,这样既保障了安全,也解决了后续补给。但是,我们此行的时间并没有富余,超过一周是万万不能的。怎么办?此时我们离长江源格拉丹东雪山不足2百公里。大家沉默了片刻,决定继续前进。已经步入中年的我们,似乎再次返回到了年轻时的狂热,对前方的危险置之度外,让固执占据了理性,在与杨勇,热情的握别后继续前进。
海拔在不断升高,青藏公里油黑的路面伸向了天边。仿佛我们的精神和肉体从这里开始滑翔、升空,与灵魂触摸,与精神共舞。车经西藏公安一级检查站,再从雁石坪镇我们转入了进山路,似乎格拉丹东金色的容颜会刹那间映入我们的眼睛。但是,车每每拐过一个山口,眼前依旧是低矮的起伏的山丘,而且坑坑洼洼的路面在拐弯抹角地延伸在前面。时而几米宽的河水横扫路面,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似乎禁锢了它的躯体。当车轮碾过时,冰的爆裂声穿透你的心口,你会刻骨地意识到生命的力量在这高地不仅依然勃发有力,而且持之以恒。
前方5400米的格拉丹东冰川,在用翡翠般的光泽迎接着我们。接近、接近、接近神灵圣土的感觉从未如此强烈!
车在颠簸中前行,已经进入了一片平原。远处一座座皑皑雪峰连绵起伏,身旁一处处牧场草甸披银素裹。此景只应天上有,哪得在人间?大家静静的望着车窗外掠过了景色,心中荡漾着对大江大河的感恩和敬仰。云,底到头顶,似乎触手可及;风,响在耳畔,几乎撕开心扉。
在原野,公里定然是可以拉长的。80公里,好像是800公里,汽车的轰鸣声与原野的疾风交织在一起,由于我们是第一次进入,不得不走走停停,停停走走。遇见一个牧人便像看到了一个坐标,我们欣喜若狂的赶过去问路。他说:“已经不远了,沿着前面的江格河往上游走,到一个河口过河就快了。”也有牧人告诉我们,前面的河床两边已经结上厚冰,而中间依然袒露的河水,如果单车过河非常危险。我们心里虽然有些忐忑不安,但还是毅然决然往前走。
只顾着往前,夜幕却已经降临。
在原野行进,处处都可能成为路,处处也可能隐藏着不可知的陷阱。面对这样的情景如果没有熟悉地形的向导,无论前进还是返回,迷路或者车陷雪坑是无法避免的结果。
我们再次犹豫起来,就地停车等待到明天出发是最好的决定,但没有准备过夜的装备。因为按照常识,80公里对机动车,只不过1小时路程。纵然在山里每小时行驶20公里,也不过4个小时。但我们用一天的时间,仅仅行驶了50公里不到。
“看,有牧户。”开车的昂公扎西显然非常高兴。
果真在江格河的对岸有一个土木结构的房屋,不足三间。无奈中的我们,找到了救星。我们把车停在河边,踏着冰面走到对岸向牧户走去。藏獒首先叫了起来,牧户家出来一个年轻的女子朝我们过来。彭措达哇上前想说明我们的情况,求得借宿。但那个女子并没有问及什么,她似乎明白我们的处境。轻轻地说了声:“天冷,快进屋吧。”
高原是宽阔的,生存在这片土地的人,其心是宽阔的。
此刻,我们是幸福的。这个幸福必然会温暖我们一生。
这户牧人家有8个兄弟姐妹,大女儿曲措接替了父母,她担当着这个家所有的责任,就是她招呼我们进家的。
他们的父亲阿义带着大儿子阿才仁7岁的孩子住在安多县城,陪护自己的孙子上小学。我们一行听闻此事,心中不免掠过一丝感叹。祖祖辈辈脚踏山野,手握风雨的牧人,在今天也将拥抱知识改变命运,这是何等的进步和认知!摄影家冶青林的相机,在太阳能灯泡的映照下对准了这些似乎对我们有些茫然的牧人。青林没有用闪光灯,或许是为了更真实的影像。相机拍照的声音和着家里炉火的声音,轻快地传递在这高海拔氧气稀薄的空气中,似乎更有一种穿透力。青林的梦想是做一名优秀的纪实摄影家,他对这片土地的认知就是从这些质朴的人群中得以获取的吧。
这一夜,我们就住在了这户牧人家中。
热情的曲措虽不善言语,但对我们这些蓦然而至的陌生人,给予了最好的招待。她一会儿端上了新鲜的酸奶,一会儿添上了滚烫的奶茶。同时,又忙碌着给我们炸起了飘香的油饼。也许是怕我们饿着,她炸的油饼盛满了整整一大打水桶。又把油黄油黄的饼子,在铝碟里垒的老高摆上桌面。面对他们的质朴,我们多了些客套和不安,肚子很饿,但吃的羞涩。
牛粪火在隆隆地燃烧。炉桶有力地吸着火,屋子里暖暖的。特制的“L”型的炉桶从炉体伸出一米左右,再向上伸出屋顶,刚好在屋里形成了最佳暖流。他们家有4百多头牛,可以说生活不成问题,燃料也不成问题。但他们生存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
当过乡长的彭措达哇,很自然地跟他们拉起家常。腼腆的周吉是曲措的小弟弟,十七八岁但还是像一个孩子一直盯着彭措达哇说话的样子。彭措达哇故意问他一些问题,如有没有相好的?他一下子把头缩进藏袍里。而昂公扎西则把手机里拍摄的照片让这一家子看,他们围拢在一起凑着热闹。昂公扎西是玉树州佛学院的院长,所以他的手机里大部分是喇嘛、活佛、唐卡、寺庙的图片,曲措和妹妹秋藏分外感兴趣,她们问这问那的。
外面的世界,离他们并不遥远。但外面的世界,对他们或许已经没有了诱惑的魅力。他们是属于这片土地的,他们深深热爱着这片土地。他们知足并且快乐着……。
要睡了,他们把仅有床铺让给了我们。由于屋子太小,他们就席地而睡。窗外的寒风就着夜色,包裹着这片高地。这一夜我无法入眠,心里翻卷着许多感慨。这里的冰川是高洁的,而这冰川养育的民众更是高洁的。我们这些来自低海拔的城市的人,带着太多世俗的尘埃,无法触及这高天高地。我们为有这样的一片净土而深深感恩,为有这样的一群人而感人间无憾。
黎明,我们再次踏上叩拜冰川的道路。到达格拉丹东冰川还有30公里左右,但前方已经没有什么路了,一片雪原。行进的车,似乎就像驮在牛背上的铁疙瘩,而圈在这铁疙瘩里的我们,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要颠出来。文联主席彭措达哇,曾在黄河源麻多乡任过乡长,常年在黄河源流走访牧户,故对山地草坪间如何寻觅道路极有经验。他座在副驾驶位上,给昂公扎西下达了一道道指令,汽车灵巧地忽而向左、忽而转右,在这旷野之间慢慢行进。
昂公扎西与我自小在巴塘草原一起长大。我们一起度过了许多有意思、有回味的童年时光。如今我们已是中年了,但曾经拥有过的美好记忆,依旧拴在我俩之间,是的一种从未释怀的亲情。
我们谁曾料想到今生真的能够到达长江之源呢?我们从小学的课本里认识了长江、黄河,老师还很骄傲地告诉我们说,这些大江大河都从我们家乡发源的。可是,对我们而言源头太遥远了,甚至连梦都不可能抵达。
车的动力有些减弱,这是自然的高原反映。含氧量的降低,导致汽油燃点的降低。100%的动力,如今只有60%还不到。
圣山圣地总是拥有太多的灵性和灵光,彭措达哇的才气也插上了翅膀,他随手拈来一首首诗句,赞美着这神奇的山川,而藏文特有的韵律,贴着车窗外一层层雪,漫过了远方。此刻,昂公扎西也不肯示弱,高声唱起了歌:“昨夜我梦见了一个祥瑞的梦……”。
而青林按耐不住一次次叫车停下来,他的相机是属于这美幻景象的,怎能错过!
时间在慢慢过去。中午时分,我们已经抵达离格拉丹东冰川约3公里的地方。嶙峋的山石,崎岖的洼地阻止了车轮。
兴奋中的我们,选择徒步朝圣这举世的冰川---长江的源头。远方有一股蓝宝石的光泽,从冰川的躯体释放出来。似乎有一个巨大的双手,把我们拥抱!
彭措达哇、昂公扎西、冶青林他们三个迫不及待地背上大大小小的相机,一前一后向前走去。我有些犹豫了,这好几十斤重的摄像机此刻沉的像一砣铅!极度缺氧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 彭措达哇回头见我犹豫不决,他决定在附近想办法雇匹马。但是,到哪儿去寻呢?他说,这次是咱们的祥瑞之行。每次都转危为安,会有贵人相助的。
说话不久,果然见一个十岁左右的一个小牧童从不远处向我们奔跑而来。这孩子名叫扎西多杰,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烁着纯净的光。在这里是没有手机信号的,扎西多杰手里拿着一部对讲机,我想大概是玩具吧?
彭措达哇问孩子他们家有没有马匹可以雇用?扎西多杰说家里有马,但不清楚能不能雇用,得问大人。他拿起对讲机开始呼叫,对面就有了回声。很快就确定下来了,马匹马上给我们送过来。我好奇地问孩子:“你们这儿都拿这个吗?”我指了指对讲机。
“嗯。我们这儿都用这个。”
“这个能呼叫多远呢?”
扎西多杰想了想,他指着远处的山脚,说:“那里也能听到。”我向着他指的地方,大概也有十几公里。心想真的有这么远?不过,这对讲机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如果没有对讲机。我们即使雇上了马,也要耽误不少时间。
此时,已经看不到青林和昂公扎西了,他们应该快接近格拉丹东雪山了。在马匹还没有到来的情况下,我们决定先徒步向格拉丹东进发。这里的天气随时都会变化,趁现在天气晴朗,抓紧拍摄这一路能够遇见的一些风光和雪山。
扎西多杰帮我拎设备,我们三人便开始出发。约走了三百多米,在右侧连绵的雪峰间隐隐约约露出了一个玉洁的高峰。
“看,那个山峰就是格拉丹东雪山!”
扎西多杰给我指着。他的脸上泛着一丝骄傲的荣光。虽然离我们很远,但我还是控制不住满腔的兴奋。架起摄像机开始拍摄, 扎西多杰对摄像机并不陌生,他很懂事地站在我的旁边,等待着拍摄完成。
由于摄像与拍照总有一个时间差,彭措达哇已经到前面拍照去了。而我的摄像机在认真记录着分分秒秒从雪山上擦肩而过的流云,或升腾、或飘逸、或回转……。我知道,唯有这样高竖的峰顶,才会有这样魔幻的云的舞蹈。我相信,这些影像只要透过电视面对观众的时候,依然呈现的是大自然的胸襟和伟大。
马匹已经到了,有三个牧人各牵着一匹马。
有了马,行进的速度就加快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格拉丹东冰川脚下。而昂公扎西和冶青林早已到达了,他们寻觅着最佳的角度、最美的形态、最久的瞬间。彭措达哇几乎是小跑而去,我知道此刻他和我们都将融入这冰川,这久久远远的土地。
曾经我觉得冰川离我们太远太远,如今竟是如此的接近,仿佛是梦。此刻我的心跳声,似乎已经粘贴在了这一层层蓝宝石一样的冰面上,发出清晰而又细腻的回音。一切激情、一切宣言、一切狂傲,在这里凝固成了坚实的冰川,以沉默的力量造就举世的高地,以细流的永恒铸造咆哮的长江,以岁月的长卷哺育生命的史诗。这是何等的壮举?!
没有到过冰川,你俨然不会相信这雕塑成各式模样的冰凌、冰柱、冰峰是生长起来的。像花、像蘑菇、像丛林、像刀光剑影,从地心、地核、地表破土而生,竖立成上河之碑,水珠之墨。那些层层叠叠依山势而向上涌去的冰涛,以力扣力、用肩并肩,让一种无与伦比的壮丽用无声的语言把你的心掏去, 赐予你的心以纯粹的洁净和无暇的菩提。
触摸这冰川吧,让你的手感知生命的光洁;
亲吻这冰川吧,让你的唇领悟生命的润泽;
叩拜这冰川吧,让你的魂吸纳生命的甘露!

01、可可西里的真正主人——野牦牛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02、玉珠峰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03、长江上游七渡河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04、长江支流楚嘛尓河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05、可可西里环保第一人——索南达杰雕像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06、唐古拉山口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07、与著名环保人士杨勇汇合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08、不冻泉保护站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07、长江源头纪念碑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08、格拉丹东地区的牧人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09、格拉丹东地区的牧人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10、白唇鹿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11、藏羚羊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12、玉溪峰、藏羚羊、藏野驴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14、自由生活的藏羚羊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15、藏羚羊、野牦牛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16、著名词作人——昂旺文章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17、问路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18、长江源头第一人家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19、给我们借宿的曲措一家人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20、给我们倒茶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21、圆梦之路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22、圆梦之路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23、长江源头第一人家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24、淳朴、善良、坚强的格拉丹东子民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25、 淳朴、善良、坚强的格拉丹东子民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26、格拉丹东冰川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27、沉睡万年的赞普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28、格拉丹东冰川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29、 格拉丹东冰川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30、 格拉丹东冰川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31、格拉丹东冰川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32、 格拉丹东冰川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33、 格拉丹东冰川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34、 回家的路
无暇的菩提(圆梦格拉丹东冰川) - 青林 - 青 林 摄 影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