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场古谣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关于我

来自祁连山下美丽的肃南草原,血管里流淌着裕固族的血液……真诚,善良,直爽这就是我!一个尧熬尔牧人后代……

网易考拉推荐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黑匣子”  

2011-05-26 19:24:09|  分类: 裕固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黑匣子”

———鲁迅文学院学习札记

铁穆尔

 

美丽的土地——祁连山草原,丰茂的水草,起伏的山脉,在夏营地歌唱的百灵鸟,蓝色夜空中北极星在闪烁。神灵给予的美好之物让每一个人都能过上舒畅的生活。但是,令人悲哀地看到的是:这一方人民传承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却在悄悄地毁灭,悄悄地被遗忘和扭曲……

V ·S  ·奈保尔说:“ 我生活在一种文化里,心中一定有一股渴望,想要对我的土地、我的文化、我的民族有所了解 .”

在鲁院学习时,包明德教授对我们说“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黑匣子’,有待我们去解读……”。在许多年之前,我已知道我是在被一些虚假的的东西欺骗或者说是误导了,后来我一心想要获得的就是这个“黑匣子”,也就是:对于我生活的这一方土地和这一群人们的精确的、确定的知识。这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至关重要。萨瓦尔多·夸西莫多说:“……诗人之所以成为诗人,乃是因为他不放弃自己特定的地域、特定的时期的存在。诗歌意味着那个时代的自由和真实……。”

在人们所说的“全球化”背景下,荒谬的历史文化现象比比皆是。我首先举例要说的,就是我所属的这一个小小的阿尔泰语系的族群——裕固族(这是近半个世纪以来外界对这一族群的称呼)。因为任何一个民族或部族的生活,不论其大小,都包含着全人类的、世界性的内容。毫无疑问,这一族群的例子也可以做为全世界其他民族和部族的参照。裕固族也可以成为一切传统文化濒临危境的人们的镜子。

先从名称说起,“裕固”这一个名称,是1953年7月在丝绸古道上的名城——酒泉召开的“祁连山北麓各族各界人士座谈会”上协商定下的名称,后经甘肃省人民政府向中央人民政府报告后,定名为“裕固”的。其间的详细经过在各种资料上已经介绍过了。其实,这个名称只是座谈会上的几个尧熬尔部落头目、宗教上层人士和中共酒泉地委的领导者们定下的,并没有征求当时还游牧在广阔的祁连山南北崇山峻岭里的尧熬尔人全民的同意,当然也很困难,因为当时流窜山林的土匪刚刚剿灭,各部落还处于一盘散沙的状况,大部分尧熬尔人都不会说汉语。因为这个名称是个汉语的名称,尽管也解释为是译音,但这一译音与尧熬尔人的自称johur发音相去甚远。不管怎么说,这个名称只是一些凌驾于尧熬尔人民之上的人们定名和解释的,已深深地打上了他性,代表着与这一个社区的人民不同的东西,而这一他性是人为地构建起来的。这是被他人在没有获得对于这一民族的精确和确定的知识之前所假定、所理解和所界定的。通过一项官僚主义的法令硬加在他们头上的名称。裕固被解释为“富裕巩固”,其实在尧熬尔人所操的突厥语和蒙古语中的johur中,均没有“富裕巩固”的意思。这是一个缺乏文化衔接,割裂了历史与文化的名称。

事实上尧熬尔人是一个有着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文献、自己的语言和自己的文明的北方游牧民族。尧熬尔人是由古代的突厥回鹘人和13~14世纪的蒙古人组合而成。是一个典型的突厥——蒙古联盟体。而他们的远祖当然都可以追溯到匈奴人那里。他们的祖先确曾在中亚历史上有过许多辉煌的历史,但是历史,又让尧熬尔人沦为了一个小小的默默无闻的族群。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1958年“反封建”斗争的扩大化,紧接着的“文革”,至到中共中央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止的20多年里,是禁止民族历史和文化的。“1958年”,你可以体会当时人们的无助和痛苦,他们并没有做错事,只是尽本分地生活着,尽本分地听从佛的意愿。

1958年和之后的10年“文革”,这对一个弱小部族的历史文化来说是毁灭性的。1958年后,一切,历史、文化都是重新解释的,部落、边界是重新划定的、重新界定的。今天的裕固族历史文化其实是在一场毁灭后的重新建构的历史和文化。而这些在某种强力下以外来人为主定夺的,任意塑造和解释的、重新建构的、一元化和简单化的历史文化,能经的起时间和历史的考验吗?

在学校,一个尧熬尔孩子从送到校门的那一天起,学习和接触的全是和你这个民族文化迥然不同的文化,十多年的教育中老师只字不提你的民族,你的语言、历史和文化。十多年的时间你只是在一种沉默的歧视中求知。这样,畸形的教育培养出来的是一些精神和人格都是畸形的人。

出于各种目的,粗制滥造的“裕固”文化比比皆是。文艺工作队的演出、小镇广播和私人店铺里播放的这些肤浅、呆板和拙劣地模仿天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歌曲……。一幅幅漫画式的形象、电脑制作的草原,……等等等等,这些就是裕固族人的全部形象。这些千篇一律地宣扬和传播的陈词滥调有多少是真正的尧熬尔人的历史和文化呢?这一切,与那些在风霜雨雪中的尧熬尔牧人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与自己的历史文化叛变或者说是彻底的变化过程,其结局如何呢?

裕固,与我们所感知的历史上的这个民族,究竟有多少距离?与他的价值体系究竟有多少距离?与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究竟有多少距离?这个小小部族的“黑匣子”,跟本没有人找到,也可能从来没有人留心去找。于是,人们创造了一个孤立的“裕固”的身份,而这一身份与从前的尧熬尔相去甚远。尧熬尔或者说是裕固族与周边的古代突厥、古代蒙古文化紧紧联系、依赖的,后来又与藏传佛教文化发生了密切的联系。自1958年后一直不停地在汉化着,这一切都是不争的事实。从裕固族的这一例子看到,对强势文化的盲从、对任何文化或文明的一元化和简单化的描述都将失败。

在历史上他们因语言和文化而孤立,那是因为自东迁祁连山地区后脱离了大的阿尔泰语系民族的社会文化环境而孤立。而脱离了母体的文化是无法孤立地发展的。就这样,几个世纪以来,一个孤独的族群在深山里艰难渡日,无依无靠、投诉无门,没有政治上的代言人。但是新的裕固,也没让你有一种文化的充实感。这是因为,一部分人和精英分子的创作和解释都远离了这个民族真正的、直接的历史文化和社会生活,远离了民众生活的生气蓬勃的源泉。我看到的是一种凌越于这一族群民众之上的贫乏虚假和苟延残喘的东西。然后是由文化的贫乏虚假导致心灵的贫乏。

回过头来再想,只有在我自幼生长的尧熬尔草原,才能看到一脉相承的一种草原文化。而我后来看到的“裕固”的世界,是与你本族传统文化知识的粗暴决裂,是文化摧折的认识体系,是宣告了先前的价值观和道德体系彻底崩溃和千方百计“幸存”的策略。

从国王到乞丐都有一个精神寄托,国家和民族都一样,不论大小,不能人为地破坏他们的文化。我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错位的历史、一个畸形的历史,造就的一群冷漠的利已主义者。这是我们的社会和生活的一场瘟疫。

我试图做的是,以开放的和积极参与的姿态,对获得的大量的最精确的材料做具体的科学的分析,将自己的知识和经验重新过滤、重排。搭建一个对于尧熬尔(当然可以是任何一个族群和文化)历史文化的态度,对这一无法理解、无法纵观的事实,从新的角度重新审视、思考其意义。发掘各个不同视角的潜在意义。民族的“黑匣子”,怎么样才能去解读和破译呢?怎么样才能避免狭隘和死胡同呢?张承志指出的一条正确的道路是:在民众和山河中求知。

在我的家乡祁连山。祁连山南北以及甘青一带的诸多小民族群体,是西北地区一个特殊的地区和特殊的群体。如尧熬尔(裕固)、萨尔特(东乡)、察罕蒙古(土)、保安、撒拉、托茂、五同等小民族或部族以外,当然还有蒙古、藏、回、维吾尔、哈萨克、汉等比较大的民族。那么丰富的民族演变在全世界其它地方绝少。如果你能把自己从一些浅薄花哨的念头中自拔出来,和自己民族真正的历史和民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那么你也许可以把中亚以及北方各族的精华或者说是人类经验在这里得到提炼,无论是创作还是学习、研究都会大有作为。这需要大量读书而后去实地学习。   无疑,这里是一个学术和创作的盛宴,但要看对什么人而言。

卡尔·马克思说“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但我们自己的命运要由自己来把握,要自己为自己说话,别人可以表述我们,我们更需要由自己来公正、精确和科学地表述自己,我们完全不必依赖别人,冲破人为制造的种种枷锁,超越时代和地域的局限,将富于创造性的作品呈献在世界面前。并且,要义无反顾的担负起描述低层民众的责任。

就像艾德华·萨义德说得那样,我们“完全可能以另外一种样子出现,理应比现在做得更好。”当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人类群体的知识和自由。

这样做是似乎是很困难的,尤其在当今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入侵的世界潮流下。

叶延滨说,强势文化向弱势文化的交流是不可避免的,就像风,强风从高往底、从强往弱不可抗拒。问题是你要怎么样吸收、认同外来的文化、保留自己的文化。包明德说,怎么样超越的三种霸权?即全球文化对中国文化的挤压,汉文化对少数民族文化的挤压,少数民族精英文化对少数民族边缘文化的挤压。但是文化全球化隐含的是虚假和霸权,是谁化谁呢?谁是世界文学呢?雨果是法国文学,泰戈尔是印度文学,托尔斯泰是俄罗斯文学,屈原和鲁迅是中国文学……

全球化应该是互补互助、共生共存,世界文学是人们的一个理想、追求和期许。从现在到久远,我们只有注重民族文学的特牲,才能避免文化的单一性。民族文学的繁荣发展,必须张扬自己民族的个性,持开放的姿态,站在人类文化的立场上,不断调适、激活、发展自己。

不管管怎么说,走向新时代也罢,走向现代化和全球化也罢,都不应该以牺牲自己的历史文脉为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57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